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黄南站长网 (http://www.0973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2018 价格 新加坡 运营商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运营中心 > 交互 > 正文

工业互联网时代,还是BAT说了算吗?

发布时间:2019-03-30 10:54 所属栏目:[交互] 来源:中国经济周刊
导读:副标题#e# 产业互联网,特别是工业互联网,是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最重要的主题,不用加之一也并不为过。 作为历届互联网大会都会举办的论坛,浙江分论坛今年的主题为工业互联网的创新与突破。对此,浙江省省长袁家军在演讲中评价称紧扣全球潮流、契合大会

微信图片_20190329161542

产业互联网,特别是工业互联网,是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最重要的主题,不用加“之一”也并不为过。

作为历届互联网大会都会举办的论坛,浙江分论坛今年的主题为“工业互联网的创新与突破”。对此,浙江省省长袁家军在演讲中评价称“紧扣全球潮流、契合大会主题”。

再看另一项颇有“风向标”意味的互联网大会内容——领先科技成果发布。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推荐委员会中方主任邬贺铨认为,如果说前几年的领先科技成果还是较多聚焦在消费互联网,今年的成果则越来越多聚焦到了工业互联网。

而在各个分论坛的现场,从投资人,到消费互联网领域的巨头,再到新兴的“独角兽”企业,几乎无人不看好产业互联网、工业互联网。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直言,工业互联网是下一个风口。

东土科技(300353.SZ)董事长李平告诉记者,过去互联网的发展主要集中于服务领域,比如金融、电子商务等,但服务领域并不能解决物质财富生产的问题,现在要把互联网应用于工业领域,推动物质财富生产。

喊了多年的互联网“下半场”似乎真的来了,但问题是,“下半场”怎么玩儿?玩法与“上半场”一样吗?

?>> 进入产业互联网阶段,还是巨头主导吗??

9月底,腾讯宣布进行业务架构调整,其核心目标便是“扎根消费互联网,拥抱产业互联网”。

阿里巴巴的动作似乎要更快一些。

阿里云研发的supET工业互联网平台入选此次互联网大会的领先科技成果,据阿里云总裁胡晓明介绍,不到半年时间,已有200多家生态参与方入驻,并已为企业创造利润。

巨头又来了,但结果还会和“上半场”一样吗?

用友精智工业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张友明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和消费互联网一样,工业互联网也会形成“寡头经济”,“谁更快建成平台、谁的平台服务更好、谁的平台为入驻企业创造的价值更高,谁就有可能是剩下的几家‘寡头’之一。”

李平也认为,工业互联网领域一定会产生新的巨头,会诞生中国的西门子、中国的GE,或者工业领域的华为。

但李平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“‘隔行如隔山’,工业领域的专业性更强,工业互联网还是要懂工业的人来做,做民用互联网好的企业能做好工业互联网吗?我打一个问号,但是欢迎他们关注这个行业。”

他认为,如果企业要进入工业互联网领域,首先要懂通信,而中国懂通信的企业就是华为、中兴、大唐等几家,另外要懂工业,这两个门槛就把很多企业挡在了门外。

在此次互联网大会期间,胡晓明坦言,国内缺少同时精通工业和互联网的人才。他介绍说,阿里云近几年让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专家下工厂,与工厂师傅们一起切磋,在工厂车间编写代码。

李平则认为,转型并不简单,涉及利益的问题,“不然为何诺基亚做不好智能手机、柯达做不好数码相机?”一些民用互联网巨头进入工业领域,但民用互联网业务依然赚钱最多,合作时由谁说了算是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
张友明认为,不同的行业千差万别,仅靠用友等个别厂商,很难提供行业属性强、用户体验好的优质服务。

这也是旷视科技副总裁谢亿楠认为“下半场”必然区别于“上半场”的原因。他在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,未来产业互联网一定以纵向为主,每一个市场都足够大、足够细,互联网巨头的顶层式打法可能并不适用,因为互联网下半场需要干的是“脏活”。

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产业互联网必然与消费互联网的模式不同,有众多的垂直领域。在消费互联网时期中国与美国都是由几家大的平台公司主导,但进入产业互联网阶段,必然会分散为更小的平台。“这是几棵大树和灌木丛的区别,是明显可以预判出来的。”

刘松介绍,像阿里这样没有制造业经验的公司来做工业互联网,是将软件定义的能力、数据智能的能力、物联网端设备的管理能力集成给到工业平台,而对于工业企业的IT部门来说,干这几件事都需要几年的时间。“我们是平台的平台,而非某个具体行业里面的工业互联网的小平台。”

?>> 工业互联网的“魔力”?

胡晓明在介绍supET时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:其为恒逸石化降低了2.6%的煤炭消耗,为中策橡胶提升了炼胶合格率,为天合光能提升了7%的电磁频率。

张友明称,上海新朋联众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(下称“上海新朋联众”)接入用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后产量增加了22%,但人员却减少31%,缺陷率从3%下降到1%。

谢亿楠则举例说,一个1万平方米的仓库,原来有1000名工人,每天能处理约2万件包裹,在这个前提不改变的情况下,如果要增加需求,就需要额外的人、地。在物流领域我们需要解放腿、解放手、解放地,可能同样是2万件包裹,两个人只需要1000平方米的空间就可以处理,这就是工业互联网对行业带来的改变。

他介绍,在物流领域,目前已经可以做到通过500个机器人协作,完成原来需要2000人所作的工作,未来可能会用2000个机器人完成2万人,甚至10万人所作的工作。

在谢亿楠看来,工业互联网能够改善一个行业的效能。“原来一件事情100人可以做,而通过技术可以只用10个人去做,但对于企业来讲,招100个人比研发这项技术的成本要低很多,并不注重每个人的效率,但在人口红利见顶后To B(企业级应用服务)业务一定会兴起。”

那么,工业互联网是如何能做到这些的?

“比如制造业,为什么良品率很低?因为在精细制造的过程中人的因素太大。熟练工人的良品率就会高一些,如果只是工作一两年的工人其良品率可能就会低一些。但工作了多年的优秀产业工人,多半会想走向管理岗位,这就出现了矛盾。” 谢亿楠说,“同样去拧一件物品,人可能只能靠经验,但是机器可以做到非常精确。人会说‘拧少许’,但‘少许’究竟是多少度?能不能精确到小数点后八位、七位、六位?这是人根本做不了的事情,如果最核心的问题用机器解决,那么就会发现良品率提升,成本下降。”

而在东土科技董事长李平看来,用更少的人干更多、更好的事并非工业互联网给工业带来的最本质的改变。工业互联网的目标有三个: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